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玉堂石材 > 正文 020 宋锦绣番外之二

http://krystalvee.com/ytsc/610.html

正文 020 宋锦绣番外之二

时间:2019-08-07 01:3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完结小说吧

  完结小说吧首页

  小说排行榜

  小说排行榜:

  总排行榜月排行榜周排行榜

  小说保举榜:

  总保举榜月保举榜周保举榜

  比来更新小说

  最新入库小说

  小说珍藏榜

  今日抢手小说

  作品分类:

  ┊言情小说穿越小说总裁小说架空小说军婚小说校园小说女强小说女尊小说玄幻小说更生小说全本书库

  接待您, [我的书架]

  抢手作者:

  完结小说吧架空小说莫风流

  注释 020 宋锦绣番外之二

  文 /莫风流

  宋锦绣穿戴件芙蓉色对襟褙子,配着一条桃粉的挑线裙子,清清新爽的戴了几支素面头饰,走在夏季的清晨里,便仿佛枝头染了露的芙蓉花。

  她笑着和幼清挥手,扶开花枝的手上了宋府的马车。

  原先宋弈在野堂时,宋府的车都是上了黑漆的平顶车,走在路上与通俗苍生人家一般无异,可宋弈以致后,宋府的马车反而富丽了几分,垂着斑黑点点的湘妃竹帘子,叮叮当当的发着洪亮的声音。

  宋锦绣危坐在里面,花枝在一边打扇,她常跟着宋锦绣进宫,不敢说轻车熟路可严重和不安是半点没有的。

  “蜜斯,您说皇后娘娘本年会赏您点什么?”花枝换只手摇着扇子,眼中全是猎奇之色。

  宋锦绣心里曾经将要进宫会碰到的人和事都想了一遍,怎样应对也都过了一遍,听花枝说这事儿她有些好笑的道:“不是首饰即是布料,还能有什么。”这是明面上的,暗里里会给什么,她大约也猜到了一点。

  祝颖比她也不外大几岁,恰是爱玩的年纪,她还听大表哥祝豪说曾受命往钟萃宫里送过蛐蛐,祝颖玩的时候正巧被圣上看到了,好在圣上性质好没有呵斥他这位爱玩爱闹的皇后,若否则还不知有什么成果。

  自家姐妹,赏什么都无所谓,她也不缺什么,只盼愿祝颖在宫里能一切顺遂,圣上闲暇时能多关爱她几分。

  做帝王家的媳妇,虽位高权重,可到底难比寻常夫妻贴心啊。

  想到这里,宋锦绣便想到了薛茂,别人暗里里都说他傻,木呆呆的一点世故情面都不懂,可是她晓得,薛茂非但不傻还很伶俐,他不懂这些是由于他感觉这些都不主要,既然是不主要的工作,他又何须破费精神去关心。

  她其实也是如许的,不主要的工作她从来不操心思去领会,这也是为什么别人说起她来,都说她性质好,并非是性质好而是她们算计的底子不是她在乎的。

  其实,她和薛茂很像,活在本人的世界里,只想和做本人喜好的工作。

  宋锦绣叹了口吻,回头看向花枝,花枝正撩了帘子偷偷往外看,宋锦绣发笑,仍是花枝好一点懊恼都没有。

  “蜜斯。”花枝回头看着宋锦绣,“您说奴仆什么时候也能像古妈妈那样,做您身边得力的管事。”采芩嫁给了阿古,阿古姓氏很离奇,所以府里的人就间接喊采芩古妈妈,倒省事。

  本来大师都有懊恼,宋锦绣发笑。

  车走了小半个时辰就到了西侧门,宋锦绣戴着帷帽下了车,小黄门没有通禀间接放她进去,领路的内侍带着她往凤梧宫去,宋锦绣来宫里天然要先去见太后的。

  凤梧宫多年未变,太后坐在宽敞的罗汉床上和一个面生的女子棋战,那女子十五岁上下的样子,穿戴一件水绿的褙子,身段高挑纤细,特别是捻着棋子的那双手,犹如葱段一般。

  “臣女叩见太后娘娘,娘娘金安!”宋锦绣行礼,太后回头过来面上显露驯良的笑容,“是锦绣来了啊,哀家刚刚还念着,说你好些日子没有来了。”

  宋锦绣起身甜甜笑着,道:“心里不断惦念取,想来给您问安,可又怕来的勤了,反而扰了您的清净。”

  “一个个的都是嘴上功夫。”太后笑了起来,朝宋锦绣招手,“到哀家这边坐。”又指了指对面的女子,“这是寿山伯府的二蜜斯,你们第一次见吧,她才跟着父亲从福建回来。”

  “二蜜斯好。”宋锦绣行礼,对面的郑二蜜斯起身还了礼,道,“常听人说宋蜜斯,现在可算是见着了,真真儿是名不虚传呢。”她语气端方,真心欢喜的样子。

  宋锦绣微垂了头笑着回了话,心里却奇异,郑老伯爷身体不错,所以寿山伯世子前几年带着妻女去了福建,说是在何处过的很不错,怎样又俄然回来了,没传闻郑老伯爷生病传爵的动静啊。

  太后和侄孙女措辞,宋锦绣说了几句便起身告辞去了钟萃宫,祝颖扶着女官的手迎了出来,宋锦绣欢快的喊了声:“皇后娘娘。”又端规矩正的行礼。

  “起来吧。”祝颖说着拉着宋锦绣的手,摆布看看没有人,就低声道,“你总算来了,要否则我要去凤梧宫接你去了。怎样样,太后没有和你说什么吧?”

  祝颖生的玲珑,皮肤出格的好,细白嫩滑的面上嵌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能映出人影来,样子不像将要为人母,母范全国的皇后,倒像足了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没说什么。”宋锦绣扶着祝颖,她怀着六个月的身孕,走路不寒而栗的,“却是何处有位郑二蜜斯,我头一回见,说是福建回来的。”

  祝颖点着头将宋锦绣拉进侧殿里,压着声音道:“有句话我要问你,你诚恳和我说。”

  宋锦绣很当真的看着她,点了点头。

  “郭家的亲事,你怎样想的,同意分歧意。”祝颖语气很慎重,“郭洪的为人我也晓得,虽心思有些活络,可操行没有问题,门第又好,你若是……我却是感觉般配,想必姨母和姨夫也不会拦着你。”

  本来是说这件事,宋锦绣摇了摇头,道:“这事我做不了主,要问爹娘。不外若说儿女之情,我对郭洪并没有。”

  祝颖就大白了,她当初见到圣上后,就记忆犹新,她就晓得那是喜好,可是她也大白,家里的人是不会同意她进宫的,虽是贵人可到底是妾,所以她也只是默默想着,那份心思有多灾熬她太清晰了。

  现在宋锦绣能这么等闲说出来,她便晓得,宋锦绣对郭洪是真的没有儿女私交。

  “那就好办了。”祝颖低声道,“你适才见的那位郑二蜜斯,太后娘娘筹算将她指给郭洪。”

  宋锦绣惊诧,随即就大白了过来。

  “我本来还担忧你的。”祝颖松了一口吻,笑道,“此刻不消管了,随郭洪娶谁去好了。”

  郭洪必定不情愿娶郑家的人,郭衍也不想和郑家联婚,所以郭洪的亲事会很快定下来的,倒时候太后就是想指婚也没有法子。

  “哦。”宋锦绣叹了口吻,登时感觉意兴阑珊,祝颖奇异道,“你不是不喜好吗,怎样又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

  她魂不守舍不是喜好郭洪,只是感觉郭洪可怜罢了,亲事上竟然会这么多挫折。

  祝颖大白她的担心轻笑着正要措辞,就听到外头喊着圣上驾到,她腾的一下站起来有些慌张的道:“圣上怎样这个时候来了。”又问宋锦绣,“怎样样,我头发乱不乱,这件衣裳都雅不都雅?”

  宋锦绣噗嗤一声笑起来,感觉有些爱慕祝颖了,进宫两年她和圣上的豪情仍是这般的好。

  “你怀孕孕也不晓得爱惜本人。”说着话赵承修曾经进来了,他穿戴明黄的龙袍,身段高峻器宇轩昂,宋锦绣还记得小时候见到他时的感受,感觉他站在父亲面前像个小孩子似的,可现在再看,赵承修已是威而不露,举手投足间彰光鲜明显帝王之姿。

  宋锦绣行礼,赵承修较着没有留意到她,目光疼惜的落在的祝颖的面上,握着她的手,仿佛半日不见就有千言妄言待要诉说一般。

  祝颖红了脸垂着头低声道:“锦绣妹妹来了。”

  赵承修一愣这才回头过来看向宋锦绣,登时笑着道:“妹妹也不是外人。”但仍是松了祝颖的手,望着宋锦绣,“你送来的葡萄干很好吃,朕也吃了好些,等来岁再有西域的葡萄来,就都送你何处去。”

  宋锦绣笑着回道:“可不敢要这么多,回头爹爹该说我恃宠而骄了。”

  赵承修大笑,三小我坐了下来,他问宋锦绣家里的事,问幼清的身体,问宋弈比来在做什么,宋锦绣逐个答了,看似随便娇嗔可说的话都在心里过了好几遍。

  晚上归去,宋锦绣将宫里的工作逐个说给幼清听,幼清缄默了一刻道:“洪儿是个好孩子,我瞧着长大的,无论操行仍是学识都是罕见一见的……”她话说了一半就看着宋锦绣,“娘本来不想和你说这事,只是提起来了,便问一问,洪儿的事你若何想。”

  宋锦绣大白,她娘是在问她的意义,她垂着头看动手中被她揉的皱巴巴的手绢,低声道:“我虽心疼他亲事坎坷,可却也力所不及,只盼着他能有个好姻缘。”

  幼清就没有再措辞。

  宋锦绣叹了口吻,辞了幼清心不在焉的往回走,方走到院子里突然从侧面蹿出来一小我,宋锦绣没有吃惊,他们家一般人进不来。

  “锦绣。”来人站在宋锦绣面前,显得有些惊惶失措,宋锦绣一听声音就晓得对方是谁,笑着道,“洪大哥,这么晚过来可是有事。”

  郭洪生的浓眉大眼,身段健硕,却不粗俗,反而透着读书人的雅气。

  “我找来宋策,他不在,所以……”他小时候常在这里玩,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说着话郭洪看着宋锦绣,眼里全是期盼,“你这几日过的好欠好?”

  “挺好的。”宋锦绣笑着道,“多谢关怀。”

  郭洪尴尬的不得了,终究年纪大了他这么进内院其实不当。

  “那就好。”郭洪笑了笑,“那我走了,你早点歇息。”

  宋锦绣点点头,郭洪回身就走,走了几步又俄然回来站在宋锦绣面前,“我要定亲的事,你可传闻了?”

  他定亲的事宋锦绣当然会晓得,可是宋锦绣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问,可见她对他底子没有那份心思。

  虽然大白,但这话不问出来,郭洪晓得他一辈子都不会死心的。

  “传闻了。”宋锦绣浅笑道,“我们都等着喝洪大哥的喜酒呢。”她说的很判断,没有丝毫的犹疑。

  郭洪深看宋锦绣一样,喃喃的点了点头回身就走,他走的很快,一会儿功夫就消逝在视线中,宋锦绣久久未动,重重的叹了口吻。

  转眼过了八月十五,郭洪的婚事定下来了,是郭夫人娘家的侄孙女,宋锦绣也见过的,为人很讨喜性格也很活跃,宋锦绣松了口吻,可也没有心思惟这事儿,由于赵芫托幼清给薛茂相人家。

  终究仍是到这一天了,宋锦绣只感觉心里闷闷的,哪里都不想去,什么人都不想见大师都长大了,曲终人散总要履历的,等时间长了这些豪情淡了也就好了。

  ------题外话------

  比来啃西医的书,有种上学期间要测验前姑且抱佛脚的感受……写文真是好工作,什么样的工作和感触感染都能从中体味。

  宋锦绣的番外还有一章,其实写的很粗拙没有细化什么,我小我不喜好这种写法,感觉没有重点似的,可是写都写了,喜好的就凑合看看哈……不喜好的,后面也没有了,开新文我不会写的这么粗拙的。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恪守国度互联网消息办理法子划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觉,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告白均属其小我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觉作品内容确有与法令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