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玉堂石材 > 它与玉兰牡丹等组合象征“玉堂富贵”故宫颐和园的海棠大有来头

http://krystalvee.com/ytsc/768.html

它与玉兰牡丹等组合象征“玉堂富贵”故宫颐和园的海棠大有来头

时间:2019-09-05 17:2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北晚新视觉网

  海棠是中国原产花草,有2000年栽培史了。历来就是深受文人雅士喜爱的天井花草,在园林中,常与玉兰、牡丹等组合,意味“玉堂富贵”。

  作者 李其功

  据《清史述闻》等多种史料记录,御花圃内绛雪轩前已经种植了良多海棠(一说五株),春日,粉白色海棠花落英缤纷,“绛雪轩”由此得名,乾隆皇帝还留下过诗句。但清末慈禧却挖掉了海棠,换上了承平花,这可能与国运阑珊,朝廷朝不保夕而祈求承平相关。

  今日文华殿海棠之盛,已是远远跨越了绛雪轩。我已经在文华殿前数过海棠树,地径在40厘米摆布的古树20棵,其他几年来新栽的海棠当无数百棵之多。

  除了文华殿,在故宫其他开放区遍地,海棠也是星罗棋布,好比永寿宫、慈宁宫、慈宁宫花圃、御花圃、宁寿宫、宁寿宫花圃等等。

  故宫也无意识地通过海棠文化来弘扬故宫人爱文物、护文物的精力。2012年,一群年轻的故宫人在故宫支撑下首演了自编话剧《海棠照旧》。“海棠照旧”出自李清照的词“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照旧”,线年故宫文物南迁、西迁、迁台为主线,论述了一群故宫护宝人庇护故宫文物的可歌可泣的故事。

  正如《海棠照旧》的创作者对媒体所说,海棠谢了还会再开,《海棠照旧》的宗旨就是延续老故宫人的一种精力。

  西府海棠遍京城

  海棠品种良多,此中优秀品种有西府海棠、垂丝海棠等等。最出名的仍是西府海棠。陕西宝鸡古有西府之谓,本地海棠质量优异,于是因产地而名扬四方,宝鸡市花就是西府海棠。故宫、恭王府等处多有西府海棠。

  文人作诗词为求文雅,也能够“西府”代称“西府海棠”,学者启功先生写过一篇《夫子循循然善诱人》,是回忆他的教员陈援庵先生的,文中写到“一次作司铎书院海棠诗,我用了‘西府’一词,另一位‘同门’说:‘恭王府其时称西府呀?’教员笑着用手一指,然后说:‘西府海棠啊!’”

  记得在我学生时代,中南海仍是对单元开放参观的,周总理栖身和办公的西花厅就有西府海棠,于是西府海棠也成了周恩来与的亲爱之物。

  北京观海棠之名胜,不克不及不提宋庆龄故居,在宋庆龄故居前就有两棵近300年的西府海棠,此地最早是清代康熙朝的大学士纳兰明珠(纳兰性德的父亲)的府邸花圃,乾隆年间为和珅别院,嘉庆年间为成亲王永瑆王府花圃,清末为光绪的父亲醇亲王奕譞的王府花圃,溥仪的父亲醇亲王载沣的王府花圃。

  目前宋庆龄故居每年都在举办海棠文化节。我在多年前就特地去看过这两棵古海棠,花朵巨大,我不晓得是枝条疏于修剪仍是成心为之,繁花似锦的枝条曾经被压得弯弯,垂到了地上,实乃别处看不到的海棠盛景。

  颐和园白海棠来自极乐寺

  科普作家黎先耀先生写过一篇《北京的海棠》,文中说,在1949年春天,他衔命到还没有开放的颐和园预备国共和谈的场合(后改在中南海),看到乐寿堂前白海棠正值花期,可谓“偷得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园中白叟相告,这是京城享誉最高的海棠,是慈禧从西直门外极乐寺移植过来的。

  寺庙海棠之盛,不计其数,除了名气很大的极乐寺,还有悯忠寺(后更名法源寺)等,在《帝京岁时纪胜》有“曰‘西府’、曰‘铁梗’、曰‘垂丝’,海棠之妙,韦公寺、慈仁寺,可为甲于全国矣”。韦公寺位于左安门外,今无存。慈仁寺即广安门内的报国寺。

  明代《酌中志》记录,清明节“圣驾幸回龙观等处,赏海棠”,说的是明代中后期有一处皇家境观,名叫“玄福宫”,明代皇帝去天寿山拜谒皇陵回来必经此处,在玄福宫停歇,捎带着赏识一下观中的海棠。故玄福宫因而又称回龙观。

  贴梗海棠、木瓜海棠都不是海棠

  前人在谈到海棠名品的时候,常常提到四种海棠,如西府海棠、垂丝海棠、贴梗海棠、木瓜海棠。

  从动物学分类来说,这四种海棠虽然都是蔷薇科,可是西府海棠和垂丝海棠是苹果属,算是海棠的“正轨军”,而贴梗海棠和木瓜海棠是木瓜属,是“伪海棠”。它们的不同很大,苹果属的海棠是先叶后花,而木瓜属“海棠”则是先花后叶。苹果属的海棠在古代被称为“奈”,也有称来禽或者林檎的,这个来禽或者林檎是包罗海棠果、小沙果等在内的多种中国原产小苹果的总称,由于它们能吸引禽鸟食用,故名林檎或来禽。

  木瓜属的“海棠”结出的果子比海棠果大得多,呈梨形,叫木瓜(不是生果店出售的番木瓜),也不克不及间接作为生果食用(可做蜜饯或药用)。可是由于木瓜有香味,所以慈禧喜好,旅客参观故宫储秀宫的时候,会看到里面的粉彩大缸,阿谁就是给慈禧装熏香果子用的,里面就有木瓜、香橼、佛手,每个月初二、十六为生果换缸日,换下来的旧果子就赏给身边宫女了(见故宫出书社《宫女谈往录》)。

  故宫还有一种草本海棠

  在故宫御花圃里的楸树下,还种植着一种草本海棠,这就是秋海棠。

  秋海棠科包罗竹节海棠、银星海棠、四时海棠、球根海棠等品种,均为草本,所以算不上珍贵,但前人很是喜爱,认为“其花甚媚,色如妇面”(宋代《采兰杂志》),别名“断肠花”。

  明清两代关于秋海棠的诗词较多,此中明代万积年间的进士俞琬纶有《咏秋海棠》:“薄罗初试怯风凄,小样红妆著雨低,一段妖娆描不就,非关子美不克不及诗”。最初一句点了然唐代杜甫没有写过海棠诗。这是良多人想不大白的工作,以致于北宋时有人说杜甫生母名“海棠”,故杜甫不作海棠诗。清代学者李笠翁辩驳说,“子美即善吟,亦不克不及物物咏到”,认为这纯属无稽之谈。

  在文物器型里,有一种四个花瓣的海棠花式口,且花瓣大小纷歧,仅仅相对的花瓣两两对称,我不断迷惑,海棠不是五个花瓣吗?若何这个海棠花式口只要四个花瓣,并且大小纷歧?后来偶尔看到秋海棠的花形,感觉类似非常。

  来历:北京晚报 齐梦伯 摄